死神的10个面孔:徜徉墓地的传说

作者:汪婕舒 | Jieshu Wang。资料来源于Listerverse & Wikipedia

说到死神,你可能会想到冥王哈迪斯和带镰刀的瘦削死神。其实,除此之外,在全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中,死神都长着不同的脸孔,并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和文化密切相关。这里我为你收集了10个死神的故事。

1、米克特兰堤库特里 | 阿兹特克人

Mictlantecuhtli | The Aztecs

阿兹特克人(Aztec)是墨西哥人数最多的一支印第安人。米克特兰堤库特里(Mictlantecuhtli)是阿兹特克人文化中的冥王之一。阿兹特克人的地狱共有9层,最底层地狱位于最北端,被称为米克特兰(Mictlan)。米克特兰堤库特里正是这第9层地狱之王。

同大多数阿兹特克人的神祗一样,它有几种代表的动物,分别是蜘蛛、猫头鹰和蝙蝠,都是让人联想到黑夜和死亡的动物。他本人的形象则被描绘为一具溅满了鲜血的骷髅,脖子上戴着一串用人类眼球串成的项链。

羽蛇神(Quetzalcoatl)是阿兹特克人的创造之神,它为大地带来生命。但是,它需要往生者的骨头来创造新生命。创世时,米克特兰堤库特里和他的妻子米克特提卡希瓦(Mictecacihuatl)被派往地狱,旨在保护羽蛇神需要的骨头。一开始,他答应将这些骨头送给羽蛇神,但当羽蛇神来到地狱收集骨头时,他却反悔了,并企图将羽蛇神困在地狱。羽蛇神经过艰苦的战斗,终于带着骨头逃离了地狱,但在途中不幸折断了几根。阿兹特克人认为,这就是为什么人的长相和身材各不相同。

米克特兰堤库特里的祭祀活动包括食人,他们会挑选神庙周围参加祭祀的民众,将他们吃掉。。

2、苏帕伊 | 印加

Supay | The Inca

苏帕伊(Supay)是印加文化中的死神,同时也是印加地狱乌库帕查(Ukhu pacha)的王。苏帕伊统领着魔鬼,并主宰死亡。但是在印加神话中,地狱并不是像许多别的文化那么恐怖和负面。印加人相信,地狱是联系生者和死者的纽带,因此他们十分尊敬苏帕伊和他手下的地狱世界。

苏帕伊与基督教中的魔鬼有很多相似之处,常被南美洲的基督教徒看做撒旦的化身。尽管印加人很尊敬它,但这份尊敬中包含着深深的恐惧,因此印加人会举行许多宗教仪式,来祈求它网开一面,不要加害于人民。这个传统被南美的印第安人盖丘亚族所继承,他们每年都会为苏帕伊举行长达两周的盛典。在这段时间内,人们会穿上颜色鲜艳的戏服,戴上苏帕伊的面具,纵情欢歌舞蹈。

3、塔纳托斯 | 希腊

Thanatos | Greece

塔纳托斯(Thanatos)是希腊神话中的死神,掌管非暴力的死亡(与罗马神话中的马尔斯(Mars)相反)。他是睡神修普诺斯(Hypnos)的孪生兄弟,母亲是黑夜女神尼克斯(Nyx)。塔纳托斯是个很美的少年,手持宝剑或火把,身穿黑斗篷,有一对寒气逼人的黑色大翅膀。他会飞到将死之人的床头,用剑割下一缕那人的头发,那人的灵魂就会跟着被摄走。

关于塔纳托斯,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。据说,塔纳托斯可以被欺骗。骗过了他的人将逃过死亡,获得永生。有一个人名叫西叙福斯(Sisyphus),他蒙骗了塔纳托斯,令他自己戴上了手铐,并把他囚禁起来。从此,大地上再没有死亡。战神阿瑞斯(Ares)非常愤怒,因为他的战场上再也没有人死去。阿瑞斯将西叙福斯交给宙斯处置,从此西叙福斯受到了永恒的惩罚——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,巨石随即滚回山下,接下来他必须再把巨石推上去。生生世世,永无止境。因此,英语中的“sisyphean”就是表示永远做不完的徒劳事情。

他的姐妹凯瑞斯(Keres)则是勾魂使者,当命运之神确定某人的死辰后,就会派出凯瑞斯去邀请将死的人。因此她常漂浮在战场上空,穿着红色的长袍,下面是黑色的皮肤,眼睛如磷火般闪烁。

4、唐努 | 爱尔兰

Donn | Ireland

唐努(Donn)是爱尔兰文化中的隔绝与死亡之王。他住在冥界的“唐努之殿”(Tech Duinn,the House of Donn),传说在爱尔兰西南海岸之外的某处。据说,唐努会召唤风暴,使渔船沉没,好为自己的国度抢来更多的灵魂。

很奇妙的是,唐努并不是一个神——他是一个凡人,梅利西安人的后裔。他和他的三个兄弟想占领爱尔兰,结果死在了战场上。后来,他在自己死去的那片海域住了下来,开始看管死者的灵魂。据说,死去的阴魂会继续存在于活人的土地上,直到萨温节(古凯尔特人的新年,在夏末秋初)时,唐努的号角响彻山谷,他们才会纷纷往西而去,漂洋过海,回归冥界。

5、孟婆 | 中国

Meng Po | China

在中国的传说里,孟婆是地府中专司掌管将生魂抹去记忆的阴使。她通常表现为一位年长的女性神祗,常驻在转世投胎必经的奈何桥边。她为每个前往投胎的灵魂烹制一碗孟婆汤,好让他们忘记前世和地狱的经历,全心投入新的人生。

据说,孟婆生于西汉时代,自小研读儒家经典,长大后念佛诵经。她还在世时,从不回忆过去,也绝不想未来,只是一心一意劝人不要杀生。她只知道自己姓孟,所以人称“孟婆”。后来,孟婆入山修行直到后汉。因为当时世人有知前世因者,往往泄露天机,因此,上天特命孟婆为幽冥之神,并为她造筑醧忘台,使转世的灵魂遗忘过去。

6、塞德娜 | 因纽特人

Sedna | The Inuit

因纽特人是爱斯基摩人的一支,分布在北极圈周围。在因纽特人的神话中,塞德娜(Sedna)是地狱的女主人,也是主宰海洋的女神。她曾经是一个美丽的凡人姑娘,她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,于是和父亲一起住在海边。许多男人垂涎她的美色,纷纷向她求爱,但没有人得到她的芳心。

有一年,海冰融化之时,一只管鼻藿(一种海鸥)飞到冰面上,对塞德娜唱了一首歌,并向她承诺,要带她去一个地方,那里“没有饥饿,我的帐篷用最美丽的皮毛制成,你可以在柔软的兽皮中安歇。”塞德娜接受了海鸥的求爱,并跟随她的新爱人,奔向了茫茫大海。到了目的地,她才发现自己被欺骗了——海鸥所谓的“新家”是一个荒凉孤寂的地方,遍地鱼鳞,满目风雪。

塞德娜在“新家”忍受了一年,直到海冰再次融化,她的父亲前来营救她。他看到女儿的遭遇,非常愤怒,杀死了海鸥,让塞德娜登上了自己的船,准备起航回家。当海鸥的同伴们回来时,发现它已经死亡,悲伤地大哭。它们无休止地哭喊着,直到今天。海鸟们飞到空中,发现了塞德娜父亲的船,就召唤来一场巨大的风暴。小船在风暴中像一片叶子一样起伏飘摇,危在旦夕。塞德娜的父亲为了平息风暴,向大海献出了自己的女儿。但塞德娜死死抓住了船的边缘。她的父亲抡起斧头砍下去,砍下了她手指的第一关节,这些关节变成鲸鱼游走了。他又砍下了她的第二手指关节,这些关节变成了海豹游走了。

海鸥们以为塞德娜已经淹死了,就飞走了。塞德娜的父亲把她救回船上,回到了家乡。然而,塞德娜对海上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,于是趁父亲熟睡时,命令自己的狗咬掉了父亲的手脚。当她父亲醒来时,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咬掉,非常愤怒,发誓诅咒塞德娜和她的狗,甚至诅咒他自己。此时,大地突然裂开一个口子,把他们都吞了下去。从那时起,他们就一直生活在称为Adlivun的地狱,而塞德娜成为了地狱的女主人。

7、暗空 | 凯尔特人

Ankou | The Celts

在法国西南部,布列塔尼人把暗空(Ankou)看做死亡的化身。他的形象是人或骷髅,保卫着墓地及其中的灵魂。一些人认为暗空是亚当和夏娃的大儿子,还有人认为他是每年12月31日死去的最后一个人,或每年1月1日死去的第1个人——每年都有一个新的暗空替代去年的那位。

“暗空”的字面意思是“死亡收割者”,他可能正是“狰狞持镰收割者”(Grim Reaper)的前身。每当夜幕降临,暗空就会乘坐着他的骷髅马车,奔驰在乡间,收集那些将死之人的灵魂。当他的马车满载而归时,暗空就驶向地狱交差。

8、奇尔汀 | 立陶宛

Giltine | Lithuania

奇尔汀(Giltine)曾是一个年轻性感的女性。她被禁锢在棺材里许多年,等她逃离时,已变得又老又丑,长长的鼻子变成了蓝色。她用带有剧毒的舌头舔舐那些带有死亡标记的人。她拥有变形的能力,可以伪装成蛇,或者木棍。传说,如果她出现在重病之人的床尾,此人就会恢复健康;但如果她出现在床头,此人则行将就木。

在白天,奇尔汀会在墓园里徜徉,舔舐尸体,从中吸收用来杀死活人的毒素。除了毒舌头外,奇尔汀还会用其他方法来杀人,比如勒死或闷死。她可以被欺骗。如果她被骗过了,你就可以逃离死亡,但仅仅只能延长很短的时间。不管怎样,也不管你逃到哪里,奇尔汀都会随你而来。

9、玛索 | 霍皮族人

Masaw | The Hopi

霍皮族人是一个美洲原住民部落,主要生活在美国亚利桑那州。玛索(Masaw),又称为“骷髅人”(Skeleton Man),是霍皮族人死后的朋友和看守者。在霍皮族神话中,我们实际上生活在第四个世界——图瓦卡其(Tuwaqachi),意思是“终结的世界”。在之前的第三个世界,曾是玛索的领地。由于他变得非常异常高傲和狂妄自大,在他的创造者陶尔瓦(Taiowa)面前失去了人性,因此被摘去了头衔,并驱逐到地狱,变成了掌管死亡的神祗。除了地狱之王,玛索还是火焰之王,为人间带来火种。

当第三个世界被毁灭时,陶尔瓦给了人类第二次机会,创造了第四个世界。他命令玛索守卫这个世界。他还教会了人们农耕,结束了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。

10、埃塔 | 伊特拉斯坎人

Aita | The Etruscans

伊特拉斯坎文明(Etruscan civilization)是伊特鲁里亚地区(今意大利半岛及科西嘉岛)于公元前12世纪至前1世纪所发展出来的文明,其活动范围为亚平宁半岛中北部。在伊特拉斯坎人的传说中,死神名为埃塔(Aita),是一个狼首人身的魔鬼。他会把活人的灵魂拖入他所统治的地狱。

据说,埃塔会以一个带狼皮帽子、长有胡子的男人形象出现在骨灰盒的一边。然后,他就会领着骨灰盒主人的灵魂来到地狱。

埃塔和希腊神话中的冥王哈迪斯有几分相似。比如说,他们都有自己的信使,哈迪斯的信使是赫尔墨斯(Hermes),埃塔的信使是特穆斯(Turms)。他们都有自己的妻子,哈迪斯的妻子是珀尔塞福涅(Persephone,宙斯的女儿),埃塔的妻子是菲斯普内(Phersipnei)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