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拥有古希腊最美丽的胸部?

假如古希腊有知乎,有好色者在其上问:“谁拥有俺们古希腊最美丽的胸部?”被点赞最多的答案,一定来自芙丽涅。她的回答一定这样开头:

“谢邀。作为一个资深美胸者,我并不是来炫耀我的胸部有多么美的,虽然它们真的很美,以至于我每次低头都要眩晕三秒钟,走在路上无论如何遮掩都要被艳慕的目光无情地揪出来。我美丽的胸部,不仅让我衣食无忧,还让我免于一死。”

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位美胸女士的传奇故事。

– 高级交际花 –

芙丽涅(Phryne)是谁呢?她是古希腊一个高级的交际花,生活在公元前4世纪。

你可能要问了,什么是高级的交际花?在古希腊,芙丽涅这种交际花被称为hetairai,是一种受过高等教育的陪侍(companions)。尽管她们大多数都会和主顾发生性关系,但她们并不是简单的妓女。她们的身份是独立的,并不受制于妓院,她们甚至需要自己缴税。她们大都能歌善舞,精通音律,拥有很高的智商和情商,在社会上具有很强的影响力。在古希腊,她们是唯一能接受教育、并拥有大量私人财产的女性。她们甚至能参加男人们的酒宴(Symposium),还能畅谈古今,获得男人们的尊敬。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,因为这种酒宴可不只是喝酒吃饭,而是用来讨论文学、哲学等严肃的话题,苏格拉底、柏拉图、色诺芬等名人就常在酒宴上高谈阔论,还有许多诗人和艺术家出没,可谓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。

下面这幅油画,就是描绘的一位高级交际花。她是亚历山大大帝的陪侍和情人,名叫康巴斯白(Campaspe)。画中,她自信优雅,充满魅力与智慧。

Campaspe, the companion of Alexander the Great (John William Godward, 1896)

 

前几天的文章《维纳斯,她诞生于一场阉割》中,我们讲到,古希腊画师阿佩莱斯(Apelles)曾绘出了名噪一时的作品《维纳斯升起在海上》(Venus Anadyomene,from Greek, “Venus Rising From the Sea”)。根据古罗马学者老普林尼的著作《博物志》(Naturalis Historia)记载,这幅惊世之作的灵感正来源于本文的女主角芙丽涅,而模特正是上图中的康巴斯白。芙丽涅和康巴斯白,都是当时非常著名的高级交际花。后世所有与维纳斯诞生有关的画作,都受到阿佩莱斯作品的启发。比如下面这幅蛋彩画,由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桑德罗·波提切利绘制,目前馆藏于佛罗伦斯乌菲兹美术馆。

维纳斯的诞生 | The Birth of Venus (Italian: Nascita di Venere), Sandro Botticelli

 

– 维纳斯的化身 –

回到我们的女主角芙丽涅身上。

芙丽涅的真名叫Mnēsarétē(对不起,不会读),意思是纪念美德。由于她肤色微黄,又被昵称为芙丽涅(Phrynē),也就是蟾蜍的意思。她出生在特斯匹伊,后来移居到雅典。她具体的生卒日期已不可考,人们认为她大约出生在公元前371年。那一年,底比斯与斯巴达之间爆发了留克特拉战役,之后不久,底比斯入侵特斯匹伊,将当地居民逐出家门。

在神话盛行的古希腊,每年都会举行很多祭祀活动,比如说祭祀谷神得墨忒耳和冥后珀耳塞福涅的厄琉息斯秘仪(Eleusinian Mysteries)和祭祀海神波塞冬的波塞冬节。每到这两个节日,美丽的芙丽涅就会解开自己的长发,裸身踏入海中。想来,这个场景真是梦幻又撩拨。

波塞冬节上的芙丽涅,正准备下海裸泳 | Phryne at the Poseidonia in Eleusis by Henryk Siemiradzki, c. 1889.

 

上面这幅油画就描绘了芙丽涅正准备下海裸泳的情景,由波兰画家西米尔拉德斯基(Henryk Siemiradzki)于1889年绘制。

她为什么要做这件事,我们并不知晓,可能就是不走寻常路吧。anyway,她这个行为激发了阿佩莱斯的灵感,创作出了画作《维纳斯升起在海上》。从此,她就与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(罗马神话中称为维纳斯)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芙丽涅有许多情人,其中包括古希腊著名的雕刻家普拉克西特列斯(Praxiteles),他与留西波斯、斯科帕斯一起被誉为古希腊最杰出的三大雕刻家,他也是第一个塑造真人大小的裸体女性的雕刻家。是的,你没猜错,这第一个裸体女性雕塑,就是以芙丽涅为模特塑造的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(Aphrodite)。这个雕塑名为“尼多斯的阿佛洛狄忒”(Aphrodite of Cnidus),她的姿势也被称为“谦和的维纳斯”(Venus Pudica,Pudica一词在西方艺术中,表示裸体女性用一只手遮护私处的姿势。从此还延伸一种姿势叫Capitoline,表示左手遮住私处,右手遮住胸部。)

The Ludovisi Cnidian Aphrodite, Roman marble copy (torso and thighs) with restored head, arms, legs and drapery support

这个雕塑描绘的是阿佛洛狄忒正在准备沐浴,以重新获得圣洁。古希腊对话录作品《爱》(Erotes)中曾经讲了一个故事:尼多斯的阿佛洛狄忒雕塑是如此的美丽、性感、栩栩如生,以至于当它被摆放在尼多斯岛一个神庙中时,一个年轻人竟在半夜闯入了神庙,企图和她共赴巫山云雨。可见芙丽涅的魅力,已经穿透了冰冷的大理石,散播到了蠢蠢欲动的荷尔蒙中。

根据罗马帝国时代作家阿特纳奥斯(Athenaeus)记载,芙丽涅非常富有。公元前336年,亚历山大大帝摧毁了底比斯的城墙,她甚至还愿意出钱重修底比斯城墙,不过条件是在城墙上刻上“毁于亚历山大,交际花芙丽涅重修”。

看了这么多,我们了解了,芙丽涅真的很美啊!可是她的胸部呢?胸部呢?到底有多美?请继续往下看。

– 一个审判的终结 –

芙丽涅人生中最浓墨重彩、也最被世人津津乐道的一笔,莫过于她的审判了。

据记载,她被控告亵渎厄琉息斯秘仪的神祗(都是裸泳惹的祸),要判死刑。她的另一位情人、著名演说家希佩里德斯(Hypereides)为她出庭辩护。这位演说家在历史上小有名气,曾领导雅典参加反马其顿统治的最后决战——拉米亚战争。然而,在法庭上,他却没那么幸运,口若悬河、滔滔不绝也无法阻止审判向不利于芙丽涅的方向发展。

眼看辩护就要失败了,希佩里德斯急中生智,一把扒下了芙丽涅的长袍!我擦,那个年代的姑娘上法庭都不穿内衣的啊,这一扒,芙丽涅整个全裸了。她优美的曲线一览无遗,尤其是她丰满弹性的双乳,瞬间放射出LED灯般的光芒,亮瞎了陪审团们的钛合金狗眼!陪审团完全目瞪口呆,像被施了魔法,沐浴在神性的光辉中。请注意看下图中,陪审团的表情。这是由法国画家何塞·弗朗帕(José Frappa)绘制的油画:芙丽涅的审判。

Phryne by José Frappa. Phryne is depicted baring her breasts before the jury.

 

这招准又狠。陪审团成员流着哈喇子欣赏了芙丽涅的胸部,却从心底燃起了深深的恐惧——如此美丽的双乳,和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一样一样的(那是当然,她是阿佛洛狄忒的模特嘛),她一定是阿佛洛狄忒的“先知和祭司”(a prophetess and priestess of Aphrodite),于是乎,没人敢判她死刑。再于是乎,他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,将芙丽涅无罪释放……

Phryne before the Areopagus by Jean-Léon Gérôme, c. 1861

 

上面这幅油画是法国画家让-里奥·杰洛姆(Jean-Léon Gérôme)所绘制的《法庭上的芙丽涅》,绘于1861年,现藏于汉堡艺术馆。潜台词大概就是:

“我真美,我好美,我真的好美……”

这件事情究竟是真是假?根据考证……不想考证了,管它是真是假,这件事已足以成为古希腊的知乎热帖了。

– 最后一割 –

后世也有很多人恶搞这个传说。比如下面这幅画,为讽刺1884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詹姆斯·G·布莱恩(James Gillespie Blaine)所作。

An 1884 cartoon in Puck magazine ridicules James G. Blaine as the tattooed-man, with many indelible scandals.

 

另外,1953年,意大利还拍了一部电影来讲这个故事。电影名字叫做《东方花魁芙丽涅》(Frine, cortigiana d’Oriente,不认识意大利鸟语,为谷歌翻译)。下面是海报,看起来蛮香艳的,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找一找。

《东方花魁芙丽涅》电影海报(很难找的!)

 

芙丽涅真如此美艳不可方物,岂不是所有男人都为之倾倒?也不是的。在第欧根尼·拉尔修撰写的《哲人言行录》中记载,芙丽涅曾向著名哲学家、数学家、柏拉图学院院长色诺克拉底(Xenocrates)求爱,但遭到了拒绝。据说,芙丽涅假装有人追杀她,跑到色诺克拉底的家中躲避。但是只有一张床,在她的恳求下,色诺克拉底答应与她同床共寝,但是无论她如何诱惑他,他都不为所动。半夜里,芙丽涅起身离去,告诉旁人,她离开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尊雕塑。下面这张画,描绘的就是芙丽涅诱惑色诺克拉底(1623)。

 

van Honthorst, Phryne and Xenocrates, signed and dated 1623. Canvas, 152 x 229 cm. Private collection.

 

《三体》中曾说,保存信息最久的方式,不是装在硬盘里,也不是录在光盘上,而是刻在石头上。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2500年,倘若你想一睹芙丽涅的芳容,那就去看看维纳斯的雕塑吧!她娇艳的容颜、美丽的身体,都凝固在大理石中,也凝固在了永恒的时间里。

 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