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hallucination is a fact, not an error

Hallucinations Book Cover Hallucinations
Oliver Sacks
Vintage
2013
352

To many people, hallucinations imply madness, but in fact they are a common part of the human experience.

作者:汪婕舒 | Jieshu Wang


A hallucination is a fact, not an error.

今天推荐一本讲幻觉的书:Hallucinations by Oliver Sacks

很多人认为,出现幻觉就意味着疯狂,实际上,幻觉是很常见的事情。偏头痛、发烧、感官剥夺、受伤、毒品、疲倦,甚至悲伤,都有可能带来幻觉。在神话、宗教和文学作品中,幻觉也有一席之地。本书作者Oliver Sacks有着丰富的临床经历(包括自己的亲身经验),积累了大量关于幻觉的案例,他将为读者讲述许多关于幻觉的故事和科学知识。

Oliver Sacks是英国著名的脑神经学家和作家,写了大量饱含诗意和梦幻色彩的脑神经科普书,被誉为“神经文学家”。这本书专门讲幻觉。书中描绘了各种各样原因引起的幻觉,包括感官剥夺、癫痫、偏头痛、精神分裂、鸦片、LSD……在其中,我认为最恐怖的幻觉,不是莫名其妙的鬼神,也不是灵魂出窍和濒死体验,而是看见另一个自己,因为这种幻觉动摇了人最基本的自我认知。比如说,他讲到一个真实的案例:有一个人猛然看见有人躺在自己的床上,而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自己。他喊叫着,拼命摇晃另一个“他”,想让“他”醒来,因为上班要迟到了,但“他”依然一动不动。朦胧之间,他的意识在两个“他”之间来回切换,一会儿是站着的那个他,一会儿又变成了躺在床上那个“他”,心里充溢着无声的呐喊,却像鬼压身一样动弹不得。渐渐地,他开始迷糊,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,后来从窗户跳下(还好只是3层楼,并没有摔死,使得他有机会向医生讲述这件事)。

让我很感动的是,Sacks将自己沉溺于致幻药物的年轻时代娓娓道来。我本来以为,他是一个纯粹的观察者,总是站得远远的,窥视幻觉者的身心。没想到,他花了很长的篇幅来讲述自己对鸦片等各种致幻药物上瘾的经历,描述了自己各种或生动、或痛苦的幻觉。比如,他讲到,32岁生日那天晚上9点,为了庆祝生日,他注射了大量吗啡,接着,盯着睡袍上的一个污点,进入了幻觉。那个污点仿佛扩大、扩大,变成铺天盖地的田野,他仿佛回到15世纪初期英法战争中的阿金库尔战役中,战马嘶吼,短兵相接……等他醒来,发现时针指向10点,当他还在庆幸只high了一个小时,才发现外面天已经亮了,原来他保持一动不动、目不转睛的姿势,已长达13个小时。这让他吓出一身冷汗,发誓再也不注射吗啡。

不管怎样,这种诚恳的态度让我非常敬佩。书中还引用了大量文献和故事,非常值得一读。

最近,《博物杂志》整理了《云南人的日常:吃了小菌子,生活好魔幻》就收集了许多粉丝吃了菌子以后出现的各种幻觉,超搞笑。

  • @老焖肉:中毒的时候觉得头有水缸大,手脚像火柴,满桌子小人跑来跑去,电视机顶上长满30厘米以上的野草,风吹过来一浪一浪的,过瘾得很。
  • @妞儿王的小公主:我们老师中毒过 说有一排皇家侍卫在打鼓
  • @花开在窗外:我有一年吃了一斤多牛肝菌,中毒了,闭眼就出现幻觉,黑白的骷髅头朝我飞来然后粉碎,后来换成树林里湖边有一群很小的小人儿在拉船,我这才知道自己中毒,不过因为没到发疯的程度我就没去医院,幻觉持续了近一周的时间
  • @饭叨叨-:中过毒的云南朋友抱紧我哈哈!我中毒时看见的小人人很像彼得潘,绿色的带着尖尖的帽子特别可爱,后来去医院急诊一屋子坐的全部是中毒的,后来我们就聊开了,,,有个嬢嬢说看见蛇蜕皮。。。特别血腥,还好我没看见呵呵

……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